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公告  ANNOUNCEMENT

赠台熊猫“圆圆”流浪3天回家

“5?12”地震发生后,距震中仅20多公里的卧龙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危在旦昔。山体垮塌,巨石横飞,多处熊猫圈舍瞬间被淹没,这里的63只圈养大熊猫在工作人员的守护下经历生死大逃亡。其中4只成年熊猫奔向深山逃生,至今3只未归。

 

5月22日,记者从成都出发,绕行700余公里于昨天达到大熊猫研究中心,那些与大熊猫经历生死考验的人们,一直在此地监守国宝,同时在茫茫的深山里寻找走失的熊猫。

 

山崩地裂巨石阻路

 

5月12日14点28分,研究中心还有2分钟下班。饲养区里还有20多名员工,副总工程师黄炎正在熊猫保育医院2楼办公室。

突然,山崩地裂,大地摇晃起来。黄炎冲出大楼后看到,紧邻熊猫圈舍的大山上乱石如雨点般砸下,熊猫们发出惊恐的叫声。员工和游客跑到大熊猫厨房附近相对安全的平地上,哭喊声一片。黄炎飞快地点了人数,共76人。

 

饲养场的唯一出口已被巨石和泥沙封死。

 

“先救人再救熊猫。”在第一次强烈余震来临的间隙,黄炎将工作人员兵分三路??照看游客,查探出路搜救熊猫。强烈的余震接连袭来,山体继续向饲养场垮塌。15点30分,熊猫保育医院的围墙上搭起梯子,员工将游客陆续送到安全地带,随后送出女员工。16点10分,所有人安全转移到饲养场外的草坪上,但20多名男员工火速冲回去营救大熊猫。

 

52岁的饲养员周命华,跑向熊猫幼儿园,妻子在百米外的家属区看到他后挥手大喊,“回来”。他摆摆手指向饲养区,任妻子拼命哭喊也未停留。暴涨的河水正奔向“幼儿园”,14只半岁多的熊猫宝宝抱成一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冒死进危房抢熊猫

 

周命华和几个同事冲进“幼儿园”,受到惊吓的熊猫幼仔非常烦躁,对饲养员又抓又咬。他们一人抱起一只飞快跑向外面。

 

这时黄炎与另外一组饲养员正在搜救其它圈舍的熊猫,刚走几米就看到一个靠山的圈舍被乱石夷平,熊猫“毛毛”不见了。“当时心就凉了,恐怕凶多吉少。”他们一路走去,看到10多间圈舍尽毁,不过好在大熊猫大多正在“运动场”,躲过一劫。

 

一岁的熊猫“晴晴”有两间木屋。临山的那间飞进一块轿车般大小的山石,晴晴已抓着另一间屋子的栏杆爬上了房顶。但这间房子也已大面积开裂,随时会坍塌。山体还在滑坡,乱石不断。饲养员谭成彬抓起石头砸穿墙壁,凿出洞口,钻进屋中。他爬上两米多高的护栏,一手抓住栏杆,一手抱住“晴晴”,跑到安全地带。而此时,他的妻子和不到两个月的女儿还音讯全无。

 

成年熊猫的营救更加艰难。一些熊猫受惊吓后慌乱奔跑。三名兽医跟饲养员背着医疗箱和麻醉枪,一旦发现无法驱赶的熊猫立即麻醉。获救的熊猫们被安排进相对安全的临时圈舍。

 

16点48分,卧龙饲养保护区负责人组织人员用推土机打通了研究中心到沙湾的道路,14只熊猫宝宝立即转移到沙湾的一处木屋里。员工又赶回饲养场抢出熊猫必需的药品和奶粉。18点30分,研究中心所有员工和游客到达沙湾。

“圆圆”流浪5天回家

据研究中心当晚统计,地震中有两只熊猫受伤,其中“龙腾”伤势严重,有10余处外伤,目前正被隔离治疗。另有4只大熊猫失踪,其中包括赠台大熊猫“圆圆”。

 

当天下午搜救到“团团”、“圆圆”的圈舍时,这片500平方米的熊猫“别墅”和“运动场”80%的面积被掩埋。“团团”正在隔壁圈舍的乱石堆上张望,经麻醉后获救。但与“团团”形影不离的“圆圆”不见了。

 

“地震时我正在饲养场外的桥上,被两个同事拉了出来,听到山里动静很大。不知“团团”、“圆圆”怎么样了,当时都快急坏了。”35岁的饲养员徐娅玲听说“圆圆”不见后立刻泪流满面。为搜救“圆圆”,15日一早,她回到园子里,成为唯一回来的女员工。由于失去伙伴,“团团”不吃不喝。在徐娅玲的抚慰下,“团团”才勉强吃了些东西。徐娅玲每天都留守等待“圆圆”的消息,直到17日,“圆圆”失踪的第5天。

 

晚上7点多,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德生巡夜,在幼儿园对面的圈舍看到倒塌的围墙边坐着一只虚弱的熊猫。“看体形很像‘圆圆’。”李德生赶紧跑到门口喊人,八九个正在搬竹子的饲养员扔下竹子就跑了过来。熊猫正在乱石上徘徊,见到人后马上跑开,无论水果引诱还是包抄驱赶,都失效了。一剂900毫克的麻醉枪击中后,熊猫没倒,还在跑。直到第2天又加注200毫克麻醉药,它才摇晃着走了一段路后倒下。

 

已经回到卧龙镇上的徐娅玲听到消息后马上搭车进园辨认,她趴到地上,看见的正是“圆圆”那张典型的瓜子脸。听到徐娅玲的声音,“圆圆”虚弱地扭头看了一眼。“‘圆圆’回来了。”众人抱头痛哭。

 

进山搜救发现踪迹

 

和“圆圆”同时失踪的还有3只雌性成年熊猫。5月13日,工作人员开始搜山。他们推测,熊猫们可能逃进了南侧的山麓,这是唯一能逃生的方向。

 

该山麓海拔近3000米,绵延不绝,蚂蝗成群。工作人员拿着熊猫爱吃的饼干,步行数公里沿途分撒,希望引回熊猫。“山太大,很多地方熊猫能去,而人不行。而且它们受到惊吓后看到人就会跑开,说不定中途已与它们擦肩而过。”虽然最后熊猫没找到,但欣慰的是他们在沿途发现了新鲜的熊猫粪便,粪便附近有被啃过的竹笋。“它们是圈养的,有很大依赖性,应该就在研究中心附近活动。”搜救队还在寻找。好在眼下是竹笋成熟的季节,如果熊猫们活着,至少食物不缺。

 

据悉,在搜救的几天里,一只熊猫被找回,但后来另一只熊猫因圈舍在余震中被毁而失踪。目前,仍有3只熊猫有待搜救。

 

震后熊猫食量大减

 

昨天早上9点,研究中心新建的熊猫简易厨房升起炊烟,工作人员蒸起了熊猫吃的窝头。上午11点,成捆的竹子被送到了饲养区,熊猫们吃上了午饭。

 

本来从卧龙经耿达到成都也就两小时的车程,但道路因地震毁坏,现在运送熊猫物资的车辆要绕行700多公里才能到卧龙。而在震后,研究中心到耿达道路中断,竹子紧缺,仅靠附近农民自种的竹子维持,工作人员的粮食也仅够吃7天了。

 

5月17日,研究中心接到第一批物资,但资源有限。18日,8只奥运熊猫随救援车队出山,被送到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19日,四川林业厅又送来6卡车竹子应急。22日,6罐液氮送到研究中心,这是熊猫精子冷冻储存的必需品。23日,6只成年熊猫被送到雅安熊猫基地。此举是为缓解竹子紧缺的状态和圈舍的拥挤。

 

震后熊猫的食量还是受到影响。徐娅玲说:“平常一只熊猫能吃2000克的窝头和两捆竹子,每天进餐8次。”经过这几天的恢复,一只熊猫一天已能吃1500克的窝头,但餐数减为4次。徐娅玲说,不能着急恢复熊猫的食量,要慢慢来,否则不利于健康。

 

现在,研究中心和林业部门还在筹集竹子和食品,饲养员常常步行前往耿达方向,上山砍竹子。不过那里的路还未完全打通,不时有山体滑坡。

 

 

 

推荐  RECOMMEND
版权所有 四川黑眼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28-87747272 传真:028-87747272-611  邮箱:webmaster@pandaeyes.org
蜀ICP备09014078号